1519_a2047

不过一来二回他好像也知道了什么,金芒一闪而过,指尖一滴血珠落下。

帝九阙伸入云轻言唇间。

湿润濡湿的触感从他指尖传来,云轻言无意识地吮吸起来。

她体表的温度也随之渐渐降低。

果然是这样……

帝九阙微怔,他体内天生带有一丝寒冰之意,连他伴生的火焰都是冰冷的。

云轻言本能亲近的不是他,而是他体内能压制她异火的寒冰之意。

若是陪在她身边的不是他,而是那个身具雪域血脉的小白脸,是不是她也会像现在这样,扒下对方的衣服,抱着对方不放,还用尖锐的小虎牙啃着那个小白脸?

无聊的帝九阙越想越郁闷,越想越气,黑墨凤眸中逐渐凝聚寒冰。

移开放在云轻言唇间的食指,帝九阙欺身吻了上去,轻轻地啃噬那柔嫩的唇瓣,灵巧的舌头伸入唇齿间攻城略地汲取芳泽,直到感觉身前的人呼吸微促才放开

纤长漂亮的食指抵在云轻言红唇上,他轻轻咬了咬她圆润白皙的耳郭,声音低沉喑哑,宛如魔神在耳边诱惑低语,

“从此以后,只准扒本尊一人的衣服,抱本尊一人,也只准咬本尊一人,不准咬其他人,知道了么?”

唐筠乔清新如夏花纯美迷人

回答他的,是一片清浅的呼吸声。

汲取血液后,云轻言体表温度已经逐渐恢复正常,她睡得极沉,松开了环在帝九阙腰间的手,甚至先睡姿不舒服,两只小手将他往旁边推了推,自己往床边一侧睡去。

帝九阙终于体会到了拔x无情,被人用完就扔是种什么样的感觉。

“无情的小家伙!”帝九阙一阵咬牙切齿,双目氤氲着火光。

云轻言那点力道对他来说当然算不得什么,他长臂一伸将人紧紧地按在自己怀着。

侧躺着以一种守护的姿势将人护在怀里。

睡一觉,明天小家伙就应该好了。

他看了看身上的红印。

这种连伤口都算不上的小红印,几乎只要片息之间他就能让它们消失。

可帝九阙纤薄的红唇轻轻一勾,特意让它们保持原样没有消散。

该怎么借此谋取最大的利益呢?

帝尊大人想了想,开始联系自己的狗头军师。

第二天,云轻言看着衣裳不整明明长着一张禁欲脸却妖孽至极的帝九阙,整个人都处在了如雷轰顶的震惊之中。

下意识地一句——

“你昨天做了什么?!”

战况似乎有点激烈,但是她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身体还没有任何的不适,反而像是泡了温泉一般神清气爽。

“不是本尊,而是……你昨天做了什么。”帝九阙示意云轻言看看自己身上的红痕,眉梢微挑,“昨天发生什么,你都忘了?”

帝九阙是故意这么问的,他也清楚,云轻言只怕是根本连记忆都没有。

云轻言脸上尴尬,她看了看自己身上,衣着还算整齐,再看看帝九阙,衣服凌乱,更遑论身上的牙印了。

一看就是她非礼的人家。

云轻言简直无法想象自己竟然做了这种事,把衣服扒了后,还啃了一身红痕,关键是,她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!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