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50_a2045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暗地里她是这么干的,但她表面可不敢针对我啊,毕竟我刚刚那番“肺腑之言”,也是没有半点毛病可挑的。

   “额,表弟,表姐是真的没有想到,一段时间未见,思想进步的,可不止是一个阶梯啊。”

   j正版“¤首!l发n…

   秦岚总算肯配合演戏,当然她也不得不演,如果她不承认是我表姐,那跟我贴得这么紧,势必会让许家应误会。

   女为悦己者容,女人是很在乎心仪人的看法的,秦岚也不为过。

   “哦,既然是秦小姐的表弟,那就是一家人,快坐。”

   见过自来熟的,没见过像他这么自来熟的,这儿还相着亲呢,就一家人一家人地叫,他就不觉得不合适吗?

   许家应示意我跟他坐一排,但我能满足他的愿望吗,想也没想我就坐到秦岚旁边,还很不客气地贴着她,做足了表弟的戏份。

   秦岚脸刷地一红,想推却推不动,只能任由我坐着。

   “秦小姐,和表弟的关系很不错嘛。”

   许家应见我们两个紧紧地贴在一起,他有一种感觉,觉得我们并不像表姐弟,更想是暧昧的情侣,他也见过很多的表姐弟,却不曾碰到像我们这样的。

   校花清纯美女街拍唯美写真

   “是啊,我们从小一起玩到大,关系自然很不错。”

   秦岚是相当的别扭,一边要提防我的魔爪,另一边还要应付许家应。

   “哦,是这样啊,家父不曾提起过,想必是他对秦小姐了解的还不够。”

   许家应见我俩没有要分开的意思,找个借口去了洗手间,他确实具备男性的所有特征,见到美女不猛扑,再摆一个高深莫测的样子出来,一些涉世未深的女人遇见他,是很难不对他生出好感的。

   当然,我并不是指秦岚涉世未深,只是她的反应让我出乎意料,在我眼中,她刁蛮归刁蛮,应该不是那种见了帅哥就没有脑子的女人,一想起她刚刚那个花痴样,就觉得那和她的气质不符。

   她秦岚,好歹也是个一等一的大美女,没想到这么沉不住气。

   许家应刚离开,秦岚便毫不留情地推开我,“罗阳,我就问是不是成心的?”

   “什么成心,不是给我的信号么?”

   “我什么时候给信号了,那就是自作主张。”

   “不是,谁自作主张啊,是先看了我一眼,我才行动的。”

   “哈,我看一眼,那仔细想想,我们敲定的信号中,有没有看一眼就让行动那一项。”

   “是没有,可当时手被他抓着,我还以为是用目光求救呢。”

   秦岚张张嘴没说话,一番理论之后,她还是没能说过我。

   “离我远一点,靠得那么近,许公子会误会的。”

   “哎我就不明白了,说挺大一个美女,不就是见着一个长得帅点的,至于急着往上贴吗?”

   她让我往边上挪,我却没有一点要挪开的意思。

   “就算许公子再不堪,那也总比这个油腔滑调,整天不着边际的强吧。”

   秦岚见我不太开心,赶紧换个口吻,“罗阳,我没有贬低的意思,我想表达的是,许家应他符合我想要的标准,我秦岚眼看就奔三了,没有大把的时间供我爱,再不把握这样的机会,可就真的成了黄金剩女,到时候,谁养我啊?”

   有那么一瞬间,“我养”三个字差点脱口而出,但想了想现实,最终还是忍住了。

   “岚姐,既然都相中他了,那我再待下去也没必要,本就是来搞破坏的,没的可搞,我也该回去工作了。”

   秦岚见我要走,情急之下抓住我的手,“别。”

   “嗯?”感到手里的一丝柔弱,我挺激动的,“难道我说错了,没相中他?”

   “也不是。”秦岚摇摇头,“我就是觉得,现在走不太合适。想啊,刚刚假扮我的表弟出现,又装得跟我这么亲密,突然离开的话,肯定会引起他的怀疑,罗阳,就当帮岚姐这个忙,把这场戏做足,要不就不演,要不就演好了。”

   秦岚句句真挚,而且看她的样子,是真心想和这个许家应齐步走一回,难以拒绝她的要求,我闷声点了点头。

   许家应一趟洗手间去了有十分钟,回来的时候,秦岚故意扮出不开心的样子,“许公子,我们可是出来相亲的,躲在洗手间不出来,是不是在故意躲着我啊?”

   “哦,当然不是,秦小姐如此漂亮大方,我想跟亲近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躲着呢,不瞒秦小姐,刚刚是家父的电话,他很关心我们的交谈。”许家应见我和秦岚不再贴着,脸色也好看了几分。

   许家应的回答,秦岚很是满意,不再计较洗手间一回事,当然作为女性,她很矜持,更不会去问许家应跟他父亲讲了什么。

   喝完咖啡,许家应提议一起去看电影,他还专程邀请了我,想起秦岚相中许家应,我本来不想去的,但又害怕她在电影院被“欺负”,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下来。

   答应的时候,秦岚还用肩膀撞我一下。

   路上,许家应不问秦岚喜欢什么类型的电影,只提议看恐怖片。

   带女人看恐怖片,自然是有想法,很庆幸我有跟来。

   买了三张连票,入座的时候,我坐在秦岚左边,许家应坐在她右边。

   注意力一直放在秦岚身上,我没心思看电影,挺昏暗的,靠着靠着我就困了,便闭着眼睛打盹。

   就快睡着了,一只柔弱无骨地手塞到我手心,我当即就清醒了,纳闷地看着秦岚,悄悄地附过去,“岚姐,的家应哥哥在那边,是不是塞错地方了。”

   秦岚没回答,也没想象中的尖叫,但手也没收回去。

   我再没有睡觉的心思,也看起影片来。

   总的来说,特效一般般,但看到紧张的时候,还是有不少妹子尖叫。

   许家应又去接电话,我趁机问秦岚怕不怕,刚好又演到一个紧张刺激片段,她一口咬在我肩膀上。

   别人尖叫,她咬人,这又是哪门子的习惯?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