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13_a2045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站住臭岚岚,既然敢揭老娘的短,就应该想到后果!”

   “淑贞,听我给解释,解释嘛!”

   “不听!”

   二女跑远了,走廊里依稀能听到叫骂声和高跟鞋声。

   我坐在沙发上缓神,同时默默为秦岚祈祷,希望她别被小姨逮到。

   时间已到傍晚,王伟也没来电问询,估计是想让我和小姨能多一些接触,很多事都不是没可能,只是缺少时间去磨,尤其是女人,尤其是曾有感情基础在的,就算再有没有可能,倘若还想坚持,就请继续软磨硬泡,没有女人会把心横到底,关键得看做到何种程度,能不能让她们释怀。

   邱雪莹在综合仪上给我留了言,说今天又有小股疯人出没,她前去跟踪,看看能不能查出些线索来。

   这也太敬业了吧,都被停职了还这么拼,怪不得小组成员由衷地敬佩她,有这么拼命的组长在,他们身上的重担顿减,她这要强的性格一点不比男儿差。

   等缓的差不多,我起身洗了把脸下楼,上车也没急着走,而是认认真真发了一条短信给小姨,大致意思就是表明我很喜欢今天的相处,让人很愉快很放松,希望她能给我机会,不要再逃避我。

   一直以来我和小姨的相处模式都很温和,回了家相互问候,上班时互帮互助,感情联系的很好,但说实话,我还是对她了解的不够。

   就像今天,秦岚知道谈起“美丽心灵”就可以戳中小姨的泪点,而我却不知道,归根结底,还是因为我对她的了解程度不够,我们在一起除了谈生活就是谈工作,很少谈个人私事,我倒是愿意跟她讲,她却从来都不讲自己的事,身世那一回是被逼得没招,有照片为证她只能承认。

   可人樱桃小嘴好迷人啊

   这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,她比较了解我而我不太了解她。

   于是乎今天的这场相见让我反思,觉得天天在一起,竟然比不上出来做一回游戏,想想也实在是可笑,关键还是我没有主动去走近她,自以为很了解她,这才导致误会越闹越大,两个人也因此越走越远。

   小姨没有回应,不知她是否还在逮秦岚,还是看到了短信却选择回避这个问题。

   我在楼下足足等了半个小时,还是没等到回信,最终摇摇头离开,看来自己还是心急,逼得她太紧,应该留时间给她思考,一味的逼迫,哪怕只是逼迫她去考虑,也会引起反感吧,人都渴望自由,谁都不希望被别人操纵着走,小姨则更是如此,睿智是她的特点,她有自己的主见,我说我该做的,做该做的,剩下的就应该留给她自己去思考。

   不知为什么,我突然间很想回枫桥看一眼,这个地方是小姨选中的,种种原因之下我们搬出来,至今还没有搬回去,也不是没有机会,只是搬回来人也不齐,晶晶被影视公司拴在了燕京,贝贝因为失忆留在了广西,小姨又不肯跟我回来,只剩下王伟和冷月,我们三个搬回来,又有何意义所在?

   何为家,我的理解就是家人团聚的地方,现在家人不能团聚,只剩下一栋空荡荡的房子,又何以称为家?

   站在外面,我没有开门进去,不敢去呼吸里面的气息,我觉得不管时间过去多久,大家曾留下的气息还在,记忆也还在,怕看到里面熟悉的一切,会更加的思念。

   如今魔都的一方已经大致明确,是许家,明确点就是许光义,而我却没有什么动作,因为我不了解当年的三方协议,不清楚许家到底参与到何种程度,不敢贸然动手。

   应付江家这样一个如日中天的家族,已经让我日夜难眠,此刻再加个实力毋庸置疑的许家,让我如何去做?

   小姨在这种情况下犹在提醒现在是非常时期,要我保持头脑清醒,我想她就是在暗示我,绝对不要贸然和许家开战,她知道无双已经把情况汇报给我,怕我头脑一热,同时和两大家族开战,那样昭阳集团一定会败在两大家族的围剿之下,到时候没有了资金来源,仅凭着手里的这个把个人,又谈何报仇,说难听一点,江家投暗花请来的杀手都够我们杀一辈子的。

   然而事实是我没有冲动,也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无双的汇报后我竟然能沉得住气,或许是还想等第四方浮出水面,或许是我变得稳重了,总之,我没有头昏脑热地去找许家开战。

   因为我总觉得,许光义言辞之中处处规避的第四方,才是揭开当年真相的关键。

   作为签三方协议的代表,连他提及起都要规避,甚至对自己的心腹也不讲,那我就真的好奇了,这第四方到底是何人?

   在枫桥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会儿,肚子不争气地响起来,也难怪,毕竟一天下来只有早上对付了几口粥,然后喝酒又通通吐出去,十多个小时过去不饿才怪。

   想罢我给王伟拨去电话,接通第一句话就是:“伟,我想吃做的菜了。”

   “不是吧,我做的可不好吃。”王伟是对付着学过一段时间厨艺,但她给自己的定位很明确,做出来的菜也只是“能吃”。

   “可我喜欢吃。”

   王伟嘿嘿笑了笑:“那想吃什么菜?”

   “看着整就行。”

   挂了电话我就往会所赶,期待着吃王伟做的菜,成天都吃员工食堂,也总算能开个小灶,想想倒也美哉。

   泊车的时候,我见会所门口站着个人,当时以为只是顾客,就没太留意,等泊车回来才看清是山田惠子,她穿着长款的白色大衣,衣服一直到膝盖,这种装扮我见赛琳娜穿过,其他人很少见,尤其是山田惠子,她这么一穿,只露出纤细的小腿,瞬间就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,怪不得刚刚没有认出她来。

   但认出来,我又忍不住皱眉,山田惠子就好像是我的克星一样,只要碰到她准没什么好事。

   我就假装没看到她,自顾自地往会所里走。“确定要装没看见吗?”

   山田惠子侧过身来看我,她从泊车的时候就开始注意我了,自然不会轻易放我过去。“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?”

   “我来送票。”山田惠子笑起来美哒哒的。

   我可能曲解了她的意思:“我不绑肉票。”

   “不是肉票,是马场的票。”

   “马场。”

   “嗯,我买了两章马场的票,想请一起去。”

   约我?

   不是吧,我俩之间约这个词汇已经消失很久了,或许曾经那叫约会,但自从她趁我睡熟翻小姨屋子时,“约”这个字眼就不复存在了。

   “押了注?”

   “我不赌博!”山田惠子并拢腿,特别自豪地说道。

   “不赌博去马场干什么?”

   “咱们要去的是马场,又不是去赌马场。”

   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

   “当然有区别,去马场是游览草原,赌马场是去看赛马,那个才没意思。”

   “我觉得都没意思!”说完我就要上楼,实在是饿的不行。

   “站住!”

   山田惠子喊出声,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近:“如果记得不错,我有大半个月没叨扰了吧,这符不符合不打扰生活的标准?”

   “嗯。”

   “那请去马场,有错吗?”

   x最#新章¤节zd上KF'

   “没错,只是我没什么兴趣!”

   “我不管,这是马场的票,三天后我在马场等,倘若不来,我就交出备份的配方。”

   “何必呢,强求来的好吗?”

   “又是这个问题,那好,我就再重复一遍,有总比没有强!”

   山田惠子留下票转身离开,白色的大衣随风飘扬,看起来像位绝世女侠。

   我将手里的票捏到皱,可最终还是没有毁掉,无双汇报说许光义曾提到配方,这更显得配方是关键,那山田手里的备份,对我来说至关重要。

   本打算去找一趟冷月,想确定邱雪莹住不住会所,可转念一想王伟去做饭,那孩子不得冷月照顾么,于是就直接回屋。

   果然,冷月正在屋里照顾两个孩子,神情特别专注,并没察觉到我进屋。

   不知为何,冷月照顾孩子总是能忘却掉周围的一切,她似乎对孩子有种过分的喜爱。“月月,邱雪莹晚上还回来住吗?”

   “不了,她一大早就跟我告别了。”

   她还真是执着,放着昭阳会所不住,硬是要回那小屋住。

   不时王伟端着两个菜回来,一个是干煸豆角,另一个是肉炒菜,刚闻着味儿我的肚子又开始叫唤,米饭足够,我就问冷月要不要一起吃,冷月摇摇头说吃过了,王伟直接过去拉她,拉到桌子旁坐好。

   三个大人吃饭,两个娃眼巴巴瞅着,一会儿挠我一下,一会儿我又挠一下,玩得好不欢快。

   我夹块儿肉往婉儿嘴里塞,王伟直接抢回来:“饿糊涂了吧,她们还吃不了,噎着咋整?”

   “搞蒙了。”主要是觉得婉儿眼神中充满着渴望而好奇,有点不忍心,适才忘了他们两个还是小不点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