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93_a2045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这一撞,只感觉两眼一黑金星冒个不停,好长时间才缓过劲来。

   冷月用毛巾擦擦嘴角的血,那是我的,擦干净后,她还要下床踢我,只因我刚刚做得太过分。

   “别。”我伸出手打断她,刚刚报复和快感结合,是真的没忍住才做出那样的事,现在这么一撞,已经给我撞清醒了,也觉得自己胆子大过了头,强吻谁不好,偏偏去强吻这个女魔头,现在胳膊受伤不说,嘴唇破了,这一撞也快给我撞散架了。

   抬起的脚未踹下,就听她骂道:“真的很过分!”

   “我……”

   不待我解释完,屋外就传来敲门声。

   冷月看一眼门口,神色有些慌张,“快去躲到被子里。”

   “肯定是洋君她们,这有什么好躲的,难道我不就不能来找聊聊天?”我一点都不以为意,蹲坐在地上不起来。

   同住一个屋檐下,偶尔串个门聊聊天,这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,要不要像她表现的这么夸张,整得就好像我们在偷情一样。

   冷月还是摇摇头,伸出三个手指,“我就数三个数,别逼我动手。”

   “不可理喻!”我咬牙站起来,脱鞋钻进被窝。

   悠然野外写真美女

   冷月把我的鞋藏起来,跟着钻进被窝,这个时候门再次被敲响,冷月用虚弱得像刚睡醒一样的声音说:“门没锁,进来吧。”

   我倒是没有想到,这个小妞演戏竟然也是一套一套的。

   要不就不钻,钻进来就要装得像那么一回事,我紧紧贴住冷月,这样才不易被看出来。

   冷月反手掐住我的脖子,她的柔韧性是真好,背对着我手都能这么灵活,她警告我消停点,我贴着她的脖根说,挨得近一些才安全,冷月听我这么说,才把手松开,我捂着嘴不让自己咳出声,然后再贴紧一些,还用双手抱着她的腰,我们俩这样,怎么看都像一个做羞羞时的体位。

   我凝神听外面的动静,叶洋君问冷月见没见我,冷月说没见过,叶洋君就说奇了怪了,大晚上的跑哪儿去了。

   冷月问:“他没在房间吗?”

   “敲门没动静。”

   “也许是累了呢。”冷月的话音,还像是刚睡醒那种。

   叶洋君:“好吧,明天再说,早点休息。”

   冷月:“嗯。”

   接着是一阵走远的脚步声,然后就听冷月问:“抱够了没有?”

   那个时候,我回她的是咕噜声。

   冷月回头拍拍我的脸:“喂,别睡呀!”

   我心里暗喜,但还是装睡,微弱的咕噜声,任谁听了都不像是装出来的,只因为咱的演技太到位。

   “真烦人!”冷月把我的手掰开,脱出我的怀抱。

   我用手抠抠鼻子,然后摆个大字,翻身把手探过去,冷月飞快地躲开,嘴里并道:“别碰我的床单。”

   可我是“睡着”的状态,哪里能听她的,听了不就暴露了吗?冷月不得已托住我的胳膊,找来纸巾擦了我的手指。

   然后她就下床了,我眯眼看过去,她正打开门缝打量外面,看样子是想把我送回屋里。

   我就暗想:咱这怎么也有七十五公斤的人,我就不信她抱得动。

   果然,冷月抱我还是蛮吃力的,毕竟她的身板着实是小,力气她可支点不问,抱着我摇晃几下又放下来。

   至于我,只要她抱起我,我靠近她那侧的胳膊就不会消停,小是小了点,但蹭一蹭还是很带感的。

   来来回回抱了几次,冷月最终放弃了,她力气是够了,就是害怕抱出去撞到叶洋君她们,她刚刚在门口听了,叶洋君和艾米可还没休息。

   “呼。”冷月坐在床边,不停地用手扇凉风,尝试着抱了那么几下,给她自己都整出香汗来。

   她使劲翻个身把我拖到里面,同时盖好被子,刻意把我受伤的胳膊露出来,伤口不能捂着,而她却找来一件衣服披着,就目前看来,她也只能这么对付一宿了。

   前十分钟我特别的安分,等过了这十分钟,我活动几次身子,把被子蹬开,同时解开衬衣的几道扣子,作出一副很热的样子。

   冷月见状把被子抽过去,“爱盖不盖。”还跟着哼了一声。

   我就纳闷了,她不是不要我碰过的东西吗?譬如那条被我咬过的毛巾。

   冷月盖好被子,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,可前后没出两分钟,我的胳膊就搭了上去。

   冷月推了一回,没出两分钟又搭上去,如此反复两回,她也不推了,消停地睡觉。

   我知道不能再过了,再过一定会被她察觉到是装睡,索性就搭着被子睡觉,撞墙的滋味我是不想再尝试了。

   别说,这么闹了一会儿,我早就忘了胳膊的伤,注意力转移开,睡得也比较踏实。

   再次有知觉时,是冷月在拍我的脸,天色拂晓,屋里的窗帘早早拉开,至于她,一早就穿戴整齐。

   我迷糊地睁开眼,看看时间才刚到六点钟,就问她:“平时都起这么早吗?”

   “平时都是这个时候起,今天情况不同罢了。”冷月淡淡地说着,看脸色,她好像没太把昨晚的事放在心上。

   我伸个懒腰,枕头有股淡淡的清香,我还想再多嗅一会儿。

   :AO正d版首lD发f

   “不行。”冷月把我拽起来,“得马上回去,洋君姐正在洗漱,待会儿就不好走了。”

   “我大大方方走不行吗?”我是真的郁闷,她为什么非要整得跟偷情一样。

   “不行。”冷月特别肯定地说道。

   “真拿没办法!”

   我打着哈欠往外走,走到门口回头看她一眼,“对了,跟说个事,昨晚我是装睡的,哦,一共抱了我五次,对不?”

   在冷月脸色彻底变寒之前,我一溜烟跑出去,到自己的屋去睡回笼觉,经过那么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,却只睡了六个小时,就连神经都处于朦胧状态。

   整整一天,冷月都没怎么搭理我,估计还在为昨晚的事怄气,她相信我睡熟了,而我,却利用了她这份相信,她能跟我说话才怪呢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