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14_a2051

“好大的手笔。”

杨宁暗暗感慨,不过联想到系统提到的与造物主有关,也就释然。

在那种庞然大物前,即便是号称永生的不朽强者,也只是随手可捏的蝼蚁。

实力!还是实力!杨宁暗暗握紧拳头好一会,嘴角才浮起一抹苦笑。

太少了!实在是太少了!若是能继续搜罗这种无主的众源之力,那么他的不朽路即便再艰难,也是近在咫尺。

“可惜,系统并不能提供无主的众源之力。”

杨宁仅仅是感慨,但内心忽然一动。

一直以来,在杨宁的思维里,至尊系统就是无所不能的,因为系统,他成了一个活生生在现实里的bug存在,也依靠系统的辅佐,一步步走到今天,得以脱胎换骨,锐变成龙。

可是,此刻他惊讶的发现,系统竟不能提供无主众源力,在他看来,这种能短期内让他跻身不朽的宝物,哪怕积分天价,他也肯定舍得。

杨宁一瞬间联想到很多东西,系统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谜,更别说极其意外的附在他身上,在获得系统前,他是龙是虫相当清楚,也从来不相信运气爆棚到在无数生灵中摘获这种一等一的头彩,至于那狗屁的上天眷顾更是扯蛋。

唯一的解释,就是有一股未知的力量,将系统赋予到他身上。

尽管不清楚这股神秘力量的源头,但杨宁相信,无论源头是人是物,目前来看对他并没有恶意。

充满渴望的小女生

“难道至尊系统是造物主创造的?”

不是杨宁不愿相信,而是他很难把自己跟造物主联系到一块。

“算了,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先放一边。”

杨宁甩甩头:“当务之急,是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,看来得在街市好好逛逛,保不准还能发现些什么。”

能不能再找到无主众源力,杨宁想都不敢想,毕竟这种讲缘分的东西,没有任何衡量标准。

“咦?”

刚离开魂域,杨宁就敏锐察觉到房间的不同之处。

表面看没有任何变化,各种陈列摆设也没有被动过的痕迹,但杨宁却无由来的生出一种被注目…不对,是被监视查探的感觉。

灵识吗?

不对,是目光!杨宁漫不经心的扫了眼四周,内心猛地一惊,是蜘蛛!出没在墙角,窗台丝毫不起眼的白色蜘蛛!在看到蜘蛛的那一刻,杨宁脑海中猛地生出一个念头——黑暗女皇!“疑心生暗鬼吧?

难道那老怪物发现我了?”

这一刻也难怪杨宁想得太多,毕竟当时他可是将黑暗女皇彻底得罪死了,也逼得他不得不躲到光界。

“不对,如果发现我了,恐怕早就现身三阴巷了。”

杨宁转念一想,暗暗松了口气,但他总有一种预感,这些白蜘蛛出现在这,一定与黑暗女皇有关系,这让他不得不更谨慎小心。

“看来冥化状态是不能使用了,否则那怪物一定会察觉到我的气息。”

让杨宁欣慰的是,自从跨入半步不朽后,他就能控制自己的气息,虽说不能改变本质,但除非实力远胜于他,否则也看不破他的这层伪装。

至少,不会是白蜘蛛这种低阶生灵能够识破的。

警惕的在街市上漫步,杨宁看似漫不经心,其实也在透过扫描观察着,他发现,不仅是他屋子,整个街市,甚至三阴巷所有阴暗的角落,都有着白蜘蛛存在,它们就仿佛是无数的针孔摄像头,时刻监察着附近的动静。

而对于这些白蜘蛛,不夜城的成员们也只是表现出不理解,略微有些不满,但也只是发发牢骚罢了,他们也不敢得罪黑暗女皇。

虚神,在这个世界,本就是禁忌一般的存在。

哪怕是最弱的虚神,也是这个世界最至高无上的存在。

“奇怪!”

“什么事大惊小怪的?”

“那个新来的小子,我没眼花吧?”

“就你那位大主顾?”

“对呀,这才多长时间呀,你有没有感觉到,那家伙身上透着不朽的气息!”

说话的人,正是那日跟杨宁做买卖的异族人,此刻它眼珠子睁得大大的,仿佛看到了极度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“你这么一说,我也感觉到了,这气息,确实是不朽强者。”

“不对,应该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,是半步不朽。”

“那也是一只脚踩进去了,真羡慕呀。”

“是呀,恐怕大人们很快就会知道这事,到那时,他的地位肯定会提升很大,估计以后很少会在街市做买卖了。”

任何一个组织,都分三六九等,杨宁现阶段确实还没有成为不朽,但毕竟已经一只脚跨进去了,所以不夜城的高层必然会区别对待,平日里的待遇自然也就不同了,强者也有属于强者的圈子。

正如他们预料的一般,当初那个找到杨宁的红色恶魔,很快就现身街市,有些惊讶的上下打量杨宁,正当杨宁被它看得有些浑身不自然时,这红色恶魔才道:“这里说话不方便,跟我去个地方。”

它也不管杨宁同不同意,红色的手掌就按在了杨宁肩膀上,下一秒,杨宁就感觉到一阵空间穿梭的撕裂感,也就不到半秒的功夫,他就出现在一处装潢奢华的大殿。

大殿内,还有其他几个生灵,有男有女,端坐在主位的,是一个头戴华冠的金发男子,容貌俊逸不凡,眉宇间透着英气,即便坐在那不苟言笑,也让首次见到他的人,心生敬畏。

“这难道就是不夜城的首领?”

杨宁若有所思。

似乎看出杨宁的想法,红色恶魔压低声音道:“别瞎想,他是首领的头号干将,实力极强,已经窥探到虚神的一些线索。”

杨宁露出骇然之色,窥探到虚神线索,也就是摸到了晋级虚神的门槛,哪怕只有一点点,也足以骇人听闻!但杨宁震惊的远远不止这点,他更在意的,是那个未露面的首领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,竟然能让触摸到虚神门槛的绝颠强者,心甘情愿效力!“他就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小伙子?”

一个将浑身罩着灰色长袍的生灵,发出沙哑的声音:“加斯科,你带他来这里干什么?

这可是议会殿,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进的吗?”

听得出来,这生灵语气透着些许不满。

“老东西,你好好感知一下这小子的气息。”

红色恶魔咧着嘴,语气透着些许玩味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