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3_a2056

从教师公寓离开,叶宇在食堂简单的吃了个早餐,感受一下学校的氛围。

还别说,比在家整天跟那些企业人员打交道舒服多了,没有勾心斗角,没有尔虞我诈,一切都显得那么静宁祥和。

这些氛围能够让叶宇彻底沉静下来,好好享受这种安定。

不过也让叶宇愈发觉得秦雷昌做完说的那些话的正确性,如果没有一个安定的国家在后背做依仗,又怎么可能有校园的这种宁静呢?

至于家园的安定,那就更别谈了。

叶宇如同学生一般,洋溢着青春笑脸,漫步在校园的长廊当中。

看着眼前那群活波顽皮的孩子,耳边听着他们的欢声笑语,叶宇甚是享受。

就好似他内心当中有一只无形的手,在慢慢的靠近心弦,想要去拨动。

只是还不等弦音响起,他的手机就先响了。

清脆的铃声打破周遭的一切,让叶宇有些微怒。

不过当他看到来电显示是裴子惠打过来的,就收起怒意,笑着接通。

“叶教授,不好了,要出大事了。”

文艺范美女白色长裙弹奏吉他户外烂漫写真图片

刚刚接通,就听到电话那端裴子惠急切的呼喊道。

叶宇一愣,忙问什么大事,让她说清楚。

“段芷被钱薄叫走了。”

“钱薄叫段芷干嘛?她现在是我的学生,即便是找她有事,不应该先给我商量一下吗?”叶宇皱着眉头说。

“就是这么个理,所以我才觉得要出大事。”

裴子惠分析道:“赶快过来一趟吧,可能是有关段芷留校的事情,如果段芷被抢走的话,只有两个学生,怕是没有办法再占用那间研究室了。”

她这么一说,叶宇猛的就站了起来。

敢情昨晚施文德是去警告过钱薄啊,所以他才没有直接跟自己对上,转而使用其他的手段。

抢走段芷吗?

他怕是要失望了。

叶宇心中冷笑,如果自己的学生是那么好抢走的话,他还来这边当什么老师啊。

挂断电话,叶宇就打算去研究室看看情况。

只是当他来到研究室之后,却傻眼了。

偌大的研究室竟然空无一人!

不是吧?都这么懒散?到现在还没有起床?

叶宇皱起眉头,心道: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他这个当老师就必须要敲打敲打他们了。

知道段芷被钱薄叫走,叶宇便没有打扰她,直接给紫小艺打了电话。

只是电话在响了几声之后便被挂断了,在叶宇愣神的时候,对方发过来一条短信,告诉他自己在贾高畅那里。

“在贾高畅那里?”

叶宇有些摸不着头脑了。

按说贾高畅不是猥-亵过紫小艺的那个副教授吗?她不是应该最讨厌他才对的吗?怎么会去他那里呢?

而且贾高畅不是被自己暗中动了手脚,胳膊应该抬不起吧?怎么会有那个心思来约见自己的学生呢?

一切都如同未解之谜一般,勾起了叶宇的好奇心。

他又给夏永打了个电话,两位学姐都被邀请了,这个倒霉的家伙该没有人邀请了吧?

结果却跟紫小艺相差不多,电话打通之后就被挂断了,然后传来一条信息说他在钱薄猪脚那里。

钱薄的助教,那不就是汪嘉琪吗?

夏永在那里干嘛?

叶宇想去联系汪嘉琪,却没有她的联系方式,只能打电话给裴子惠,问她汪嘉琪的办公室在什么地方?

“叶教授,不是吧,放着那么漂亮的女朋友不去专心的守护,竟然来打听我们中医大学第一美女-老师的办公室,究竟是何居心啊?”

谁知道他才说出目的,就听到裴子惠不满的嘲讽声。

中医大学第一美女?

叶宇想到汪嘉琪的容貌,觉得还挺名副其实的。

不过他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,而是直奔主题道:“我刚刚给我的同学打电话,紫小艺被贾高畅叫走了,夏永被汪嘉琪叫走了,所以我想亲自过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?”

“什么?被汪助教叫走了?她可是钱薄的助教啊,难道也是钱薄叫去的?”

裴子惠一听就瞪大眼睛,错愕道:“看来文德的警告并没有什么用处啊,这钱薄又在想新的招式呢。”

“昨天们真的教训钱薄了?”

“那还能有假啊,文德可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。”裴子惠帮腔道:“昨天从老地方回来,文德就找到了钱薄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,还警告他,如果不按照规矩来办事的话,以后就别在学校当院长了,直接去当个老师算了。临走的时候,文德还招呼张校长,让他帮忙管束着钱薄,再敢不守规矩,直接开除。”

“这么嚣张?”

叶宇有些不理解,再怎么说钱薄也是副院长,挂着博导的职称,怎么可能会怕一个阔少呢。

而实际上就是如此,职称再高如果没有雄厚的财力作为背后的依仗,恐怕也会饿的发瘪。

如果施家撤资的话,钱薄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。

所以施文德在他面前嚣张也实属正常,毕竟人家有那个资格。

“我带过去吧,毕竟这件事情也有我的参与,而且我跟汪助教都是女性,比较方便沟通。”

裴子惠自报奋勇道。

叶宇也没有再推辞,两人约定见面地方之后,便一起直奔汪嘉琪的办公室而去。

途中裴子惠还向叶宇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汪嘉琪的情况,说她是今年刚刚应聘到学校的助教,博士生毕业,大才女。

当两年助教之后便能够成功的升级为讲师,而且她还靠着钱薄,升职的几率会更大。

站在汪嘉琪的办公室外面,裴子惠敲了敲门,便听到里面汪嘉琪清脆的声音问道:“谁呀?”

“汪助教,是我,裴子惠。”

裴子惠笑着说。

“原来是裴导员啊,赶快请进。”

裴子惠冲叶宇点点头,两人这才推门而入。

办公室不是很大,只是有一张办公桌,外加一个书柜,还有一个洗手台。

汪嘉琪就坐在办公桌后面,而前面却坐着夏永。

叶宇看到夏永的同时,夏永也看到了叶宇。

脸上闪过一丝激动的神色,更着就有些愧疚,耷拉着脑袋,不敢去看叶宇,也没有搭话。

“裴导员,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见到叶宇,汪嘉琪明显一愣,不过想到叶宇跟新来教授之间可能存在着某种亲密关系,也就释然了他能跟裴子惠走在一起,便象征性的点点头,继续道:“如果是出去玩的话就算了,我这边还有点其他的事情要处理呢。”

“关于夏永的?”

裴子惠瞥了一眼夏永,皱着眉头问。

“难道听到了什么风声?”

倒是汪嘉琪,对裴子惠提到夏永,不由得顿了一下。

按说夏永只是刚刚考入中医大学的研究生,不应该入得了教导员的眼睛啊,她怎么可能认识呢?

“什么风声?”裴子惠急忙问道。

她不过是随口一提,竟然套出来一些机密。

汪嘉琪看了一眼叶宇,意思是有外人,裴子惠急忙解释道:“放心,都是自己人,没事的。”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裴子惠已经把叶宇当成了自己人。

也许从他不畏惧贾高畅的银威开始,也许是从他答应帮自己挡掉施文德开始?

反正在裴子惠的眼中,叶宇就是自己人。

而听到自己人三个字的时候,汪嘉琪明显一怔。

眼光在裴子惠和叶宇身上来回扫视了一番,最后留下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点点头,才继续道:“是这样的,钱院长觉得夏永是个苗子,打算重点培养,不但要给他安排名师授课,还答应在他毕业之后,给他推荐到比较好的工作岗位上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听到这话,叶宇冷笑了起来。

威逼不成,改为利诱了啊。

这钱薄,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啊。

就这样的人,也配在大学里面任教吗?

别污染了这纯洁的校园。

“笑什么?”

汪嘉琪瞪了叶宇一眼,呵斥道。

心中却不以为然起来,说一个学生,在老师面前有资格嗤笑吗?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,没大没小的成何体统。

裴子惠回头看了一眼正变得严肃的叶宇,又看了看汪嘉琪,心中有些好奇,难道他们两个认识?

不过现在不是询问这件事情的时候,她明白钱薄的新招数,便冲着汪嘉琪说:“汪助教……”

“别一口一个汪助教的喊了,听着多别扭,我之前就跟说过,没人的时候可以叫我嘉琪,抛开身份不说,咱们可是朋友啊。”

汪嘉琪打断她道。

裴子惠也没有客套,直接又出言道:“嘉琪,确定钱薄许诺要给夏永找工作?”

“确定啊,他亲口跟我说的。”汪嘉琪说着还从手中拿出一份文件递了过去,“还下了文件,白纸黑字写着,只要夏永同学签字就能够生效,具有法律效益,难道还有假吗?”

裴子惠接过文件,不过她并没有看,直接递给了叶宇。

叶宇大致扫了一眼,虽然他不怎么懂合同,但也知道这份文件当中漏洞百出,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指出来,而是冲着汪嘉琪问:“汪助教,了解夏永吗?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