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80_a2066

就连叶子皓都没想过这样的事情,当初给云来酒楼的方子,有时是他写,有时是凰儿自己写。

“我可以抄个十份八份的。”叶子皓回过神来立刻补救。

“嗯,你抄吧,回头再给我一份。”东方尧没有反对。

叶子皓看着他一派悠闲地将锦囊收了起来,心里顿时堵了一口气,便瞥了东方昕宇一眼。

“他抄是他抄,表妹的字总能给我看一眼吧,我这表哥也当得特可怜了些。”东方昕宇撇着唇,心情也不爽了。

论亲疏,他和叶子皓都是和凰儿最近的好吧,太子啊太子,你是堂表兄哎。

“好吧,看你这么可怜,等回去再给你鉴赏一下。”东方尧看着面前两人吃瘪的表情,不由好笑出声。

表妹的面子太大,竟让这两个不可一世的人露出这样的表情,好玩儿。

“我去借纸笔,现抄一份。”叶子皓知道给出去的东西要不回来了,他也不能真的跟太子殿下翻脸呀,于是一脸闷闷地往外面走。

库房是单独的院子,此时除了清理库房的人,其余户部的人是不能进这院子的,连在院门口悄悄张望一眼都不能。

院门口有禁军守着呢。

也因此刚才三人在廊下可以低声说笑,不怕被别人听见。

白皙纯净少女高清唯美照

见他能现抄,东方昕宇目光一转,喊道:“我那份我自己抄。”

说完又用意明白地看了东方尧一眼,一字一顿道:“我要照着表妹的方子抄。”

所以,他坚持要欣赏到表妹的字迹。

“那你现在去抄吧,抄完请务必将表妹的字还给我。”东方尧好笑地看了一眼东方昕宇,突然拿出了锦囊。

他们堂兄弟年纪相差两岁多,打小一起读书感情就不错,一直走得很近,也有争抢过一些东西,但从未有像今天这样。

一个得意洋洋、一个委屈巴巴。

他们三人在这边忙着私事,库房那边却是小心翼翼、丝毫不敢大意。

毕竟每一个人都知道,这一趟前来是做什么了,而主事之人竟是当今太子。

宫里来的众人心情还好,外面来的各铺掌事们就有些惶恐、生怕表现不好了。

锦风阁的刘掌柜和明珠阁的陆管事,自然都是认得叶子皓的,心下也就多了些猜测。

一直忙到中午,没人敢擅自离开,只能继续忙下去。

叶子皓和东方昕宇都抄了一份方子,在东方尧伸手讨要时,不得不将叶青凰亲手写过的那方子再交还给他。

他们回到库房这边不久,杨文旭、岳松和田朝阳就赶到了。

看到来了这么多外人,杨文旭的脸色有些难看,但岳松识相,连忙先拜见了太子和祁王世子。

田朝阳是从别处新调来的,虽然坐着户部左侍郎的位置,但他为人低调温和,在户部这些日子并没有得罪人,也没有可抓的把柄。

此时自然也只是凑数,心中暗暗观察着杨文旭。

要想更进一步,杨文旭无疑就是挡着他和岳松的那个人,只不过此时情况特殊,自然是不能擅动的。

就连岳松,一惯爱找杨文旭麻烦的人,今天也十分安份。

同在朝堂,自然知道此时是他们户部共渡难关的时候,若是再发生点什么事情,怕不是陈志忠第二,以后的户部,可不成为其他衙门的笑话吗。

只不过重新估价这件事,却让他们三人都有些为难。

“殿下,这库存难免会有些损耗,重新估价的后果……”杨文旭硬着头皮上前和东方尧沟通。

“便为损耗,应该也不会出现大问题,若真出现很大的差价,就说明当初的估价存在问题。”

东方尧坐在库房门房喝茶,陪坐的是东方昕宇和叶子皓,门外还有禁军守着,气氛看着就有压迫感。

杨文旭都只能站着。

“这库房里的物件,大多来源于历年查抄的罪官家所属财物,年份不同、品级不同,价值上难免也会有些偏差。”

“杨大人所言甚是,不过你担心的事情,咱们也想到了,这不就从宫里司库监请了王公公他们吗。”

一旁东方昕宇笑眯眯地开口,喝了一口热茶又道:“还有工部匠造司、护间做珍贵古玩生意的一些大铺掌事,他们都是经验老道的行家,由他们共同估出来的价值,想来是客观公正的,不会偏差太大。”

东方昕宇一翻话,让杨文旭脸色白了白。

若那些人估出来的价值客观公平,不会偏差太大,却偏偏与他们的帐册上数目相差太大时,该怎么说?

说他们户部的估价有问题?

若到时两本帐册在帐面上就出现拉大的数差,这后果谁来承担?

杨文旭目光有些阴沉,下意识便朝一旁坐着喝茶的叶子皓望过去。

见叶子皓一派悠闲地喝了口茶就抱着茶碗暖手,目光淡笑盈盈地看着他,顿时气得差点就当场发作。

在他身后的岳松见势不妙,连忙上前一步站到他身旁,抱拳一礼后严肃地开口。

“损耗在所难免,估价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考量,比如一套青瓷古瓶,在十年前的价与十年后的价,自然是年份越久越值钱。”

“再比如一套鎏金首饰,新打制出来时成色、款式都新,行市时新,价钱肯定也会高一些,但戴过几年之后,款式老了就没那么值钱了,何况还在库房存放过呢。”

因此,有的东西可能价值会涨,有的东西价值肯定会跌。

杨文旭见岳松帮他说话,也不敢大意,敛了情绪弯身一礼,说道:“岳大人所言中肯,下官担心的也正是这个。”

“若重新估价估出多的来,自然欢喜,但若有些东西不值钱了,帐面上难免出现差数,下官难辞其咎但也有口难言。”

“只要帐面正常,两位大人担心的都不是问题,殿下和世子既然想到重新估价,自然也有考虑这个结果。”

“毕竟是要卖出去换成银钱,当然是以眼下的估价为准,只要差额不吓人,一定损耗自然是有的。”

叶子皓在一旁微笑说道,看似和气安慰,却仍是让杨文旭心头哆嗦了一下。

他可不信叶子皓会好心,他们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