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24_a2072

   ♂? ,,

   ,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!

   我估计,多半是来接她表姐。

   因为马玲受伤,手骨折,吊着的,她开不了车,让她表妹马爽来接她,估计是这样子的。

   王普问我道:“什么表情呢,这个女的这么丑,该不会也动了人家吧!我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禽兽啊,这种货色都下得了口啊!”

   我推了他一下:“住嘴!妈的,这女的是我们要等的人的表妹。如果她是来接那女的,马玲,如果每天都是如此,我们要动手,就有点麻烦了。”

   王普说:“对,两个女的,有点不好下手啊。哎,我感觉我们像是来跟踪勒索绑架的。”

   果然,马玲出来了,出来就上了马爽的车。

   我指着马玲:“那个就是我们要揍的人!”

   王普说:“靠,就这个啊,果然长了一副请来揍我的样子。”

   我说:“少废话,跟上去!”

   谁知道,这破车发动的时候,打不着火。

   美艳王婉珈纯美迷人

   我靠。

   王普一边破口大骂一边点火:“妈的关键时刻掉链子!”

   我说:“快点啊!人家车子都走远了!”

   王普说:“我有什么办法这家伙现在罢工了!要不下去推一推!往前遛一遛我挂挡松离合就打着了!”

   我说道:“真的假的?”

   王普说:“快下去啊!”

   我正要下去的时候,还好打了起来。

   王普马上挂挡踩油门往前冲。

   我说道:“还好,还好!”

   赶紧的往前跟着走。

   前面马爽的车子拐弯了,我们的车子马上跟着拐弯。

   远远的,慢慢的跟近。

   我看着前面雾蒙蒙的,说:“怎么起雾了?”

   王普骂道:“起个毛雾!靠!车里的烟搞的,别抽了!”

   赶紧开窗,风一吹,车里的烟雾都吹散了。

   一下子,如拨开云雾见明月。

   我说道:“这破车,不骂它它就跟一头牛一样,懒惰啊。”

   王普说道:“别叫了,前面有交警查车!”

   我日。

   一看过去,果然有交警查车。

   我们的车子,可是无牌照的啊!

   我说道:“妈的还跟个屁啊,车子看来要没收了!”

   单行道,就是想要逃跑都不行,后面车子跟得紧紧地。

   就要轮到我们了。

   王普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,我说道:“妈的不是想冲卡吧!”

   王普说:“怎么知道!”

   我骂道:“千万别冲,艹,极品飞车玩多了啊想死!会被射杀的!”

   王普说道:“那怎么办!会被抓的!”

   我咬咬牙,说:“弃车,跑路!”

   王普看看我,然后不舍的看看车子:“五千块钱呢。就这样丢了啊?”

   我说:“我们上司的钱应该打给我了,再买一台!”

   王普点点头。

   王普刹车,然后后面的车子跟着停了,不停的按喇叭。两人要开车门下车,妈的,车门都打不开,王普哭丧着脸对我说:“好像门锁的线路坏了,锁没弹起来。”

   我跺了破车一脚:“妈的难道还要破窗逃跑吗!”

   后面的车子不停按喇叭。

   突然,看到前面警察收工了,他们撤走了三角标志,然后搬上了皮卡车。

   我说道:“靠!他们收工了!”

   王普看看时间,说:“这个时间也该收工了。”

   然后他踩着油门往前走,轰一声,过去了。

   两人都擦着冷汗,王普点了一支烟:“妈的吓死我了。”

   我说道:“五千块的破车,有什么好怕。”

   王普说:“问题是我不能说明这车子来源!他们认定我是偷的,那我不完蛋了!”

   我说:“都是馊主意!快点,她们还在前面。”

   车子紧紧跟了上去,七拐八弯的,到了工业职业技校的下面。

   我们跟在后面,看到马爽停车,马玲从副驾驶座下了车,然后沿着小路走上去。

   工业职业技校是在一个小山坡上,大门也就在上面,上面车子也可以开上去,但比较陡峭,不好开。

   工业职业技校之所以因为出名,是因为这个学校地处偏僻,而且都是男的多,打架斗殴,经常出人命,又是在最高的半山坡,号称城最高学府。

   这破学校经常被当作反面教材来说。

   例如:工业职业技校,又死人了,几个男的抢一个女的,打死了一个人。或者,工职又死人了,男的追不到女的,看到女的和别的男的去玩,就捅死了女的。或者,工职又死人了,几个学生赌钱,一方出老千,一方找人打另一方,另一方不服,找人来火拼,意外捅死了对方某人。

   只不过,马玲为何住在这里。

   我自言自语:“马玲这家伙为什么住在这里。”

   王普说道:“靠,去想这个干什么,也许她老公住这里,也许她老公是老师,也许她父母是这里的老师。妈的,那个轿车走了,我们跟下去!”

   我两急忙下车。

   还好,这次车门能打开了。

   我说:“我发现这破车,越用才越知道毛病越多啊。”

   王普说道:“就好像和女人相处,刚开始看都是好看的,相处久了之后才发现有各种各样的毛病。如果发觉有不可修理的毛病,那直接就可以甩了换车。”

   我说:“点一万个赞。”

   有一条往上面的路是大路,往山上的,东拐西弯,绕上去,车子开上去都不方便,人走呢,要远很多,绕上去的。

   而走的人,喜欢直接走上去,抄近路。

   这段路,黑漆漆的,没有摄像头。

   大路有路灯,可这里有些地方照不到,被挡住了。

   王普小声说:“就是这里,好下手啊!”

   我说:“好!就这里!”

   王普说:“行了,蹲点完毕,明天早点出来,我们在这里等!”

   我说:“好,回去!”

   次日,同一个时间,我和王普已经蹲在那个位置。

   两人手拿着钢管,头上套着黑色袜子。

   我小声问王普:“妈的这袜子从哪里买的,怎么有味道啊!”

   王普说:“捡的,在我们公司楼道垃圾桶那里捡来的!”

   我呸呸呸骂道:“妈的是不是有病的!恶心死我了!”

   王普说道:“妈的我也想去买,没空啊,刚好出来看到,就拿了。”

   我掀起袜子:“他妈的,们旁边不是有卖网店的衣服的吗!”

   王普说:“他们今天休息!”

   我说:“不觉得恶心啊!”

   王普说:“还好啊,我觉得这个味道还可以。别说了!有人来了!”

   我急忙收嘴。

   来了一个人,远远的走上来,提着一个塑料袋子。

   看了一下,不是。

   我和王普继续蹲着。

   蚊子很多。

   王普说:“会不会她今天不来这里了。”

   我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先等等,等到八点多不见人我们就走。”

   王普问道:“那钱呢?上司那说好给打钱打了吗?”

   我说:“放心了打了。等下干完了回去我们分钱!”

   王普嘘了的说:“来了来了!有人来了!那个看起来很像。”

   我一眼看过去,靠,果然是马玲,她虎背熊腰,容易辨认。

   她往上走来。

   我两紧张的握着钢管。

   我们已经计划好,等马玲走到我们所在的这个台阶的位置,我们从这边冲出去,推她下去,然后她滚下去后,我们拿着钢管上去就打,最后打断她的腿,最后跑路!

   等到她走到我们这个台阶,就要跨上上面,我冲了出去!

   该死的马玲,老子来了!

   我冲上去用力往她身上一推,谁知,人算不如天算,她听到有声音,转身看的时候,身子一侧,我他妈的就推了个空,自己从台阶上滚下去。

   天旋地转到处身痛,滚了十几轮才停了,钢棍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。

   我爬起来,天旋地转。

   定定神,看上面,王普拿着钢管和马玲激战正酣。

   可是,王普明显占下风。

   而且,马玲还是一只手吊着的,可想而知,马玲有多强悍!

   只看到马玲一手抓住王普握住钢管的手腕,抬脚一脚踩过去王普的小肚,王普啊呀一声往后飞跪在地上。

   紧跟着,马玲一脚踢向王普的头,王普顿时噗通趴在地上,然后马玲高高抬起脚,一脚踩在了王普的手掌上,只听到王普大吼一声:“啊!”

   我急忙上去帮忙,提着钢管跑上去。

   马玲眼看我冲上去,她估计一个人对付两人有点难,赶紧往上跑了。

   我是不敢追了,吓走她之后,我赶紧伏在王普面前拍拍他,把他扶起来,然后搀扶着下来,接着,扶到了车上。

   王普赶紧加油门跑人。

   两人撤掉套在头上的袜子,王普大口大口喘着气骂我道:“妈的!妈,妈的。到底,到底搞什么!”

   我说:“我,我也不知道啊,刚好她转身,扑空了。”

   王普说道:“真是不怕狼一样的对手,就怕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!这煞笔,直接就自己跳下面去了。”

   我说:“我说了意外扑空,疼死我了!”

   我揉着疼痛的地方。

   我看见王普的右手小手指,是耷拉下来的,从方向盘那里,掉下来,好像悬挂在手掌上,然后我看他,脸色铁青。

   我急忙问道:“这个!怎么,怎么回事!”

   王普咬咬牙,说:“瞎了吗,断了,没,没见吗!”

   我看,果然如此。

   我艹!

   我急忙说:“那赶紧去医院啊!疼吗?”

   王普说道:“刚才疼,现在好像麻木了,用我手机,搜,搜一下,骨科医院。地址。快。”

   我急忙伸手过去掏他口袋的手机,妈的他这手指悬挂着,我看着都感觉浑身不舒服,都替他感到疼。

   拿手机过来不小心碰到。

   王普啊呀惨叫一声:“艹要搞死我啊!”

   我急忙说:“对不起对不起!要不要固定一下。”

   王普问我道:“固定个毛,会吗?要弄疼死我吗?快点搜,指路。”

   我急忙用导航搜骨科医院,然后指路。

   到了骨科医院那里。

   进去后,急忙去找了医生,医生是要先拍片,看看断的情况。

   可谁知,我没打钱,什么也没带,王普也没带钱包出来。

   靠,真是他大爷了。

   不交钱就不能拍片。

   我说道:“找人!”

   王普说道:“给我打吴凯的电话。”

   打过去后,没人接。

   王普又说:“搞什么!”

   然后最倒霉的事情又来了,手机没电,关机了。

   我两哭笑不得。

   我说道:“妈的我就不信了!”

   我说:“等一下!”

   我去借了医生的手机,凭着记忆,按了贺芷灵的号码。

   其实我是记不住她号码的,也从没记过,只是我平时打最多的是贺芷灵的号码,无意识中有些印象,就凭着印象按了。

   打错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