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98_a2072

   ♂? ,,

   ,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!

   安百井自己给宋圆圆倒酒:“有这么介绍人的?好,我姓安,和这家伙是。我们算朋友吗?”

   安百井看着我。

   我说:“是基友。”

   安百井说道:“鬼和是基友!我搞基我也不要搞那么丑的。”

   宋圆圆被逗笑得花枝乱颤。

   然后和安百井干杯,然后我硬拉着安百井喝多了几杯。

   宋圆圆去洗手间的时候,安百井问我:“女朋友?”

   我说:“不是。”

   安百井说道:“小子可不能对不起林小慧啊!”

   我说:“靠,我和林小慧没关系的好吧!”

   长发披肩美背美女唯美小清新火车上写真

   安百井说:“真是走了狗屎运,那么多女人喜欢,林小慧喜欢,不是不知道吧。”

   我说:“然而并没有什么鸟用,我已经想过了,我既然给不了她未来,就不要祸害她,让她找别人去吧。”

   安百井说:“哟说的真他妈的不是人话!要真喜欢她,还让她跟了别人?”

   我说:“艹,那觉得她爸爸,她家人愿意她跟着我?我已经被这个世界伤害了好多次,不想再去做那种白日梦,又被这个无情的世界伤害。如果我和她在一起,到时候她家人一定跳出来反对,搞得大家要死要活的,没意思。”

   安百井说道:“一个真正喜欢而她又值得喜欢的女人,会努力得到她父母的忍痛而并非和她因为家人反对而决断。要是不敢反抗家人的压力,就放弃了,那真是可悲。”

   我说:“说的是屁话。她爸爸要我变成这里的首富,然后门当户对了再要她嫁给我,我去努力啊?我就是不吃不喝每天不睡觉兼职干几份工作一千年,我都娶不到她。”

   安百井说:“私奔!带着她跑路,跑个几年,有了孩子,生米成熟饭,看她家人还不愿意?”

   我说:“私奔?让公主跟着我去吃屎啊?然后我去工地搬砖养她?别开玩笑了哥,现实很残忍的。要不我和她私奔了,没钱我就问要,暂时做扶贫办吧。”

   安百井说:“去死吧!反正我觉得林小慧真的好,还是要好好考虑。”

   我说:“行了行了不说她了。”

   安百井说:“这个女的,叫什么了,虽然有点胖,长得还不错啊。们有戏,看她看的那眼神,我就感觉到不一般。”

   我说:“也许是我们监狱没男人吧。”

   安百井说道:“玩归玩,认真的该认真,真要好好考虑林小慧。”

   我说:“怎么不好好考虑金慧彬?”

   这厮又来劲了:“我还是想再约唐晓杰。”

   我推着他走人:“干这种事别来找我了!”

   他说道:“绝交!”

   我说:“绝交就绝交!那女朋友还不好吗?妈的怎么会有这样的人,快点滚!”

   他说道:“好了好了不提了,其实我也觉得这样挺不好,可是我从小到大关于娶老婆的志向和愿望就是唐晓杰那种女孩的。”

   我说:“好了好了不提了。”

   他说:“就一次!”

   我说:“一次也是背叛。背叛的人就是不忠。我不喜欢朋友这样子,能对金慧彬不忠,也能对我不忠。关键时刻肯定会出卖朋友!”

   安百井说道:“妈的还上升到做人的高度去了。那呢?”

   我说:“我没女朋友,我无需对谁忠,我没有对谁承诺过。”

   安百井的手机响了,是他领导打来的,他急忙接了,说就过去。

   挂了电话后,他说:“我走了。”

   我说:“们怎么会来这地方吃饭?”

   安百井说:“没办法,上面压得紧啊,到处都是拿着手机的群众,出来点个菜,不敢点贵的,就是喝一瓶酒,超过两百的都要掂量。”

   我说:“这才是好事,不然让们尽是鱼肉百姓了。”

   安百井道:“我们才没干这事,我过去了,再见。”

   我挥挥手。

   安百井走了一会儿后,宋圆圆才来了,看得出,她去洗手间补妆了。

   她问道:“朋友呢?”

   我说:“不知道,死了吧。”

   宋圆圆说:“怎么这么说自己朋友。”

   我说:“那还能怎么说呀,点菜上来不吃啊。”

   宋圆圆说:“我很胖了,不吃也胖,吃多两口就更胖。好羡慕那些女孩子。”

   她看着前面桌两个大长腿瘦高女孩子吃着。

   我说道:“好吃就吃呗,胖了就胖了。”

   宋圆圆拿着手机看着自己的脸:“好丑,拍照都好丑啊,脸好圆,以后都嫁不出去了。”

   我说:“哈哈,是挺圆的,真对得起这名字。”

   她皱眉头:“怎么还那么开心呀。”

   我说:“难道我哭了就会瘦吗。”

   她说:“不理。”

   我说:“不吃我自己吃。”

   我倒酒,自己大吃大喝起来。

   吃饱喝足,我叫服务员,服务员上来,问我什么事,我说买单。

   服务员说:“这位女士已经买过单了。”

   我奇怪的看着宋圆圆:“不是让我请客吗?”

   宋圆圆说:“这顿太便宜,不让请,下次我好好宰再请。”

   我说:“有没有搞错,还可以这样。”

   宋圆圆说:“就要这样。”

   下来了后,她去拿车,她没喝多少酒。

   她开车到我旁边。

   我钻上了车子,说道:“送我到有打的的地方。”

   宋圆圆问道:“要回去监狱?”

   我说:“我去家睡?”

   她说:“不行。”

   我问:“为什么不行?”

   她说:“是色狼。”

   我说:“哈哈,又不是小白兔,是女色狼,还怕我么?”

   她说:“是色狼,我不是。”

   我说道:“买不起房子的孩子真惨啊,每次出来都要回去。”

   她说:“那别回去也行,住我那里。”

   我说:“算了吧,想带我去睡觉,想睡我,想得美。”

   宋圆圆说道:“就想哦!不去算了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行了,到这里,我下车了,拜拜。”

   她问道:“要不我送回去?”

   我说:“算了吧送我回去再回来,好远的。走了拜拜,谢谢这顿饭。”

   她说:“要请回来!”

   我说:“好了好了会的。开车小心。”

   她对我挥挥手,踩油门走了。

   好迷的小车。

   我回去了青年旅社,然后睡觉,次日,去给了贺芷灵打钱。

   辛辛苦苦捞了一笔,这一下就打回了解放前。

   回去上班后,算了一笔帐,上下打点,从监区长到各个队长到下面的人,徐男沈月等等,无一遗漏。

   真是杨白劳了,都替贺芷灵干了。

   我这一笔都没捞到钱。

   晕。

   徐男来报,卢草回来上班了。

   沈月来问,如何整她?

   我也在想,如何整这个该死的卢草,让她知道,在背后阴我的代价是什么,让她知道,b监区是谁说了算!

  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,我说道:“卢草今天是不是负责去给禁闭室女囚送饭的工作。”

   沈月说是。

   我对沈月和徐男说了我的计划。

   然后,开始实施计划。

   待到卢草去给被关在禁闭室的女囚送水送饭的时候,沈月和徐男还有兰芬偷偷跟着身后进去了禁闭室那地方。

   然后,卢草在一个禁闭室门口逗留的时候,沈月和徐男突然冲过去,徐男反锁住卢草的双手,沈月则是遮住了卢草的眼睛,而兰芬开了其中一个空禁闭室的门,接着就是直接把卢草推进去了禁闭室,然后反锁。

   连禁闭室门上的小窗都反锁了。

   卢草根本看不到到底是谁把她弄进了禁闭室里面去。

   她惊恐的在里面大喊大叫救命,放我出去。

   说实在的,没有被关禁闭室的经验的话,第一次都是觉得恐怕,更别说有什么空间幽闭症的了,就像是在电梯里,电梯坏了被锁在电梯里,都是感到很害怕的,再说禁闭室空气不好,而且光线也不好,说不怕那是假的。

   三人当然不会去管卢草的大喊大叫,马上离开了禁闭室。

   卢草,让感受一下这个世界对的恶意。

   阴了我,就该为的行为付出代价!

   她没看到是谁把她关进去的,不过,只要她静下心来想想,肯定想到是我指使人去干的。

   无所谓,先关她饿她两三天,到时候上面找人再说,反正没人看到,谁知道卢草怎么自己钻进禁闭室去了,就是饿死在里面,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干的啊。

   不过,这么要了她的命,也实在太狠毒,我还学不来康云那份狠劲。

   第一天,打算先让她饿着渴着一天,这样的惩罚真是要命啊。

   当然我不能让她就这么死了。

   那真的够狠。

   我让徐男沈月在让人到饭店送饭时,偷偷留意一下里面的情况。

   一旦听到禁闭室外有什么声音,卢草就狂喊狂叫,指望有人进去把她救出来。

   没用的卢草,继续喊吧,等喊到筋疲力尽绝望了再说,不过千万别疯了啊,那可比死还痛苦。

   喊了好久后,卢草放弃了,她知道没用了,因为是被人故意害进去的,不知道她现在的心情到底如何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