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12_a2066

   “凰儿,这布料是比不上那些玉石、器物了,咱们不用问价这么寒酸,到时一并拿出去,让想买的客人自己估价吧。”

   叶子皓说着,就将孩子又放回枷椅中,便往外走。

   “我去会会这位敢在初见本官就为王家求情的人,是真亲情,还是真利益。”

   叶子皓等的,便是王家接下来的动作。

   是不是这杨连志前来当说客,一会便知。

   早就安排了梅园做为会客之地,同时也是少年们读书之所,但此时小的们还在花园里玩耍,梅园宽敞幽静,自有风景。

   三层小楼隐在梅林之中,但在进园不久的宽敞之地,却有一座敞轩,四周种了兰花圃,青石小径连接各处。

   敞轩之中,小厮伺立、丫环奉茶摆上茶点,杨连志有些紧张地端着茶,却是半天也没有喝一口。

   “大人。”门外小厮行礼。

   杨连志猛地回过神来,连忙放下茶杯起身,就朝走进来的叶子皓作了个大揖。

   “小民杨连志,见过叶大人。”

   这次同叶子皓来的只有庄明宇和武明扬,叶正诚他们并没有出现。

   少女的青春梦

   “杨老爷,昨天在街头见过了,不必拘礼,请坐。”叶子皓微笑寒暄。

   见城守大人记得自己,杨连志心里松了一口大气。

   “谢大人。”杨连志又是一抱拳,这才坐下,便笑道。

   “大人公务繁忙,本不该登门打扰,但小民做为青华州百姓,也想送点家中小礼,聊表心意。”

   “若大人得闲儿了,还想请大人吃顿便饭,略作接风洗尘之意。”杨连志见叶子皓神色如常,并未露出不悦表情,于是又补了一句。

   “杨老爷好意,本官心领,礼收下,饭就不吃了,最近光那几十桩旧官司,就够本官忙碌的了。”

   叶子皓端起丫环奉上的茶吹了吹,浅喝了一口,便放下杯子,似乎烦恼地叹了口气。

   见叶子皓提到了官司,杨连志只觉一颗心都悬到嗓子眼儿了,他连忙将端起的茶杯又放下,迟疑了一下,才试探地开口。

   “今日城中都在议论衙门里在审的官司,小民听说后也是吓了一大跳,这官司早就结案了,怎么又审起来了?”

   “不瞒大人,小民与王家是表亲,昨儿还想替王家表哥说几句好话,奈何那王家妾室太无知,王家表哥知道后也气得不行。”

   “这一桩没完,竟又扯到了当年的旧官司,小民也不知发生什么了,就赶紧派了管家来衙门前打探了一下,才知晓些因果。”

   “小民正好要登门递拜帖,路遇从衙门出来的表哥,表哥就求小民,若能有幸来到大人跟前,万望能替他向大人求个情面。”

   “他经营商铺多年一向与人为善、和气生财也广结善缘,但他为人父却教子无方,当年的惨剧未能及时阻止,多年来一直心结难解。”

   “这几年他也时时行善、佛前添香,就为孽子赎罪,也为杨家祈福,逝者已矣,只望生者、生者能够善了。”

   杨连志说着,突然起身跪下,朝叶子皓恭敬行礼。

   “大人乃今科状元,智慧无双,大人未到任前,我等就听说大人仁德善义,在家乡扶持士学、回报族邻。”

   “大人上任就不辞劳苦,连出告百姓书,又立刻审案办公,任劳任怨,实是青华州的福音,也是我辈敬佩的楷模。”

   “我等府城百姓私下遇见时还说,有大人在任,青华州必是一翻新气象,只是大人今日初审这桩官司……”

   杨连志说到这里感慨一叹,哽声道:“还请大人念及王家、杨家皆有老父母,小儿意气,若再起风波伤的还是老人心哪。”

   叶子皓又端着茶杯吹了吹,默默听完杨连志的恳求,这才又放下茶杯,缓缓抬眼看着他。

   “杨老爷敢在风头上替王家说情,也是有胆识,这也是本官愿意出来见你的原因,本官到任,还只见了你一个,这是你的荣幸,你要珍惜。”

   叶子皓语声清淡,却提醒着杨连志,也是一种警告。

   这样的机会不易得,且行且珍惜。

   “多谢大人抬举,小民必谨言慎行,约束家人,大人日后若有使唤得上小民的地方,小民必义不容辞。”

   杨连志连忙表态站队。

   “起来吧,坐着说话。”叶子皓便让杨连志起身。

   一个中年大叔在自己面前跪着,他也是真不习惯,但他只能安然受下。

   因为他现在是官,对方是民。

   他是要为百姓升冤作主的官,对方是为罪民有求于他的民。

   “这件事,真相到底如何,恐怕除了本官,这青华州都不是秘密,这件官司在几年前,王家用钱解决了。”

   “而今在本官这里,有人递状本官就一定要审案查明真相,既然王家来求,真相如何,本官心中也多少有些数。”

   “不瞒你,这件官司最大的问题不在有人告状、有人审案,而在……出了两条人命,这是人命官司,不是利益冲突。”

   “杀人偿命,天经地义,既然有人因此而死,就必定要有人因此填命。”叶子皓语重心长地分析此案,眉间微微蹙起,也是一脸烦恼。

   他说得轻松,杨连志却听得心里直哆嗦。

   大人的意思怕是要王家那浑小子填命?

   他再次抱拳恳求:“求大人周,给个章程,王家必记下此恩,永世不忘。”

   “唉,如你所说,逝者已矣,生者还是要好好过下去,有个好结局的。”

   叶子皓叹了口气,伸手拂了拂衣摆上看不见的灰尘,神情似乎有些松动。

   杨连志心中一喜,目光期待地盯着叶子皓,静待下文,不敢开口打乱大人的思路。

   “善了有善了的办法,就不知王家愿不愿意。”

   “愿意,愿意,还请大人指条明路。”杨连志压住心中激动,连忙求教。

   看来这位大人也是打算要钱的,要钱就好办了。

   “先不说填命的事儿,就说这桩案子,王少爷意气用事惹下官司,就拿钱买通贪官反咬一口,匆匆定了案子,对吧?”

   “是、确是如此……但杨恪与郑氏之死,真不关王家的事。”杨连志点头承认又否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