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67_a2074

叶灵竹迈着猫步进入“红太阳幼儿园”,接到她儿子汪慧民,往回走的时候,大眼睛往四周瞄了几眼,暗骂一句胆小鬼,她心里第一次滋生出怪异的失望情绪。

周云凡看到叶灵竹进了幼儿园,就近去一家水果商铺,买了八支香蕉和一个菠萝,用两个黑色胶袋装着,微信支付后,来到街道的转角处。

看到叶灵竹抱着她那个四岁左右大的傻儿子,走向那辆红色兰博基尼超跑,心里暗自笑了一下,这种在繁华都市狩猎的感觉,同山里狩猎,还真不一样。

周云凡并没租车尾追,而是先在一家不显眼的排档,吃了一个煲仔饭,随后搭乘计程车来到江湾别墅区。

下车在人行道漫步走了十来分钟,看到叶灵竹驾驶那辆红色兰博基尼,红光一闪,就到了别墅区出入口。

周云凡快步向前,就在保安放行之际,开口叫了一声:“灵竹,晚到十分钟,路上遇到什么事了?”

就在叶灵竹那么短暂的愣神之时,周云凡快步从旁边的行人入口进去了,门口保安以为周云凡是叶灵竹的朋友,自然不会盘问。

叶灵竹在江湾别墅表面上很低调,这些保安却知道她身份特殊。

她收回出入卡,驾车而入后,远远地只看到周云凡的背影,提速追了过去,拦在他前面,下车质问道:“是谁?为什么跟踪我?”

周云凡借机靠近,并没有回话,而是拉开副驾车门,解开她儿子的安带,然后不请自上,坐在车上,把小男孩抱在腿上。

右手拿着提着一个黑色胶袋,放到她儿子眼前晃了晃:“慧民,听妈说过手雷么?”

叶灵竹立即脸色泛白:“喂!谁啊,疯了吧。”

花式和服美女清纯户外写真

看到保镖阿彪带人驾驶两辆奔驰车刚好来到,叶灵竹心里多了几份底气。

周云凡冷言喝道:“还不快点让身边那些臭虫离开?嘿嘿,我这手指头一按,我不介意咱俩做一对亡命鸳鸯!”

形势逼人,叶灵竹只好让阿彪带着保镖们驾车离开。

周云凡朝她招了招,道:“还不快点过来开车,难道在这里想刷存在感?”

叶灵竹只能虚以委蛇,敷衍应付,上车后狠狠地瞪了周云凡几眼,如果眼神能杀人,她早就把周云凡给杀了。

压抑着心里的怒火,驾车来到56号别墅门口,大门安装了自动门禁系统,车库铝合金卷闸门开启,停好车之后,继续被逼就范。

任由周云凡抱着她儿子汪慧民,三个人进了别墅。

“混蛋!究竟要做什么?爽快点,要钱的话,开个价,凡事好商量。”叶灵竹的胆子大了起来,这里是她的主场,别墅里安装防暴系统。

这时候,还没等周云凡回话,抱在人怀里的傻子汪慧民,他那双小手,这时候拔下周云凡嘴上的假胡子,接着还把他的太阳镜给弄下来了。

周云凡气乐了:“喂!傻小子,不傻嘛,竟敢把后爸的眼镜给取下来,胆子够肥!”

叶灵竹这时候看清了周云凡真面目,怒极而笑:“我还以为是那个恐怖分子,原来是这个没出息的江湖郎中周云凡!”

被揭穿伪装,周云凡索性不装了,把手里那个黑色胶袋抛向叶灵竹:“接着!”

叶灵竹本能往旁边闪躲,那个黑色脑袋,砰的一声掉在玻璃茶几上,咦!茶几够结实,竟然没有破碎。

回过神来,叶灵竹知道胶袋里根本就不是什么手雷,狠狠往周云凡脸上瞪了几眼:“握草!周云凡这个混蛋,竟然敢骗我!找死!”

还是不敢激怒周云凡,儿子还在他手上。

“喂!妖女,别发这么大火,那是给我儿子买的菠萝,还不快点削好,我儿子都饿着了。”

我母子刚刚在外面吃了晚餐,竟然说我儿子饿了,这个混蛋!叶灵竹只好从黑色胶袋里,拿出那个菠萝削皮。

周云凡把那个装有香蕉的黑色胶袋,往叶灵竹抛了过去,使得她本能闪开,胶袋落在真皮沙发上,八支香蕉从袋子里滚落到橡木地板上。

“周云凡,这个混蛋!竟敢拿香蕉砸我!活腻了吧。”

“这是给我儿子买的,鬼哭狼嚎什么?”周云凡坐到真皮沙发上。

叶灵竹把菠萝削好,没法计较周云凡说她儿子是他儿子,假装没听到。

有关周云凡的资料,她看过好几摞,这个同她弟弟抢女人的江湖郎中,除了这是第一次见到他本人,其它方面早就很熟悉了。

叶灵竹被周云凡要挟,心里很憋屈,却没地方发作,这时候阿彪带着她的五个贴身保镖从门外进来,她真想叫他们揍周云凡一顿。

就算不打死,也得把这个江湖郎中揍个半死!方可解心头之恨。可惜,眼下这只能是想法:“周云凡,究竟想怎么样?”

周云凡不愠不火地说:“先叫他们在外面候着,咱俩说说知心话,下人呆在身边,太没情调了。”

叶灵竹只能无可奈何地挥手,让阿彪他们离开,周云凡张嘴喊了一句:“把门关好,没听到叫唤,不准进来。”

门外阿彪他们知道今天栽大跟头,心里有成群结队的草尼马在狂奔。

叶灵竹只能强迫自己镇静,力应付眼前这个恶魔,她眼前的怒火,越烧越旺。

周云凡腆着笑脸道:“喂!灵竹,这样盯着人家,让人不好意思的嘛,我不过是过来,给儿子看病,治好他的病,我就得回去。”

“鬼话连篇,谁信?”叶灵竹心里那条弦,突然被拨动了一下,周云凡在医术上还真有两把刷子,他医治过什么人,治好过什么病,她都派人调查过。

“谁让我看上,放心吧,咱俩的儿子不就是患了少儿自闭症吗?给我两天时间,就让他同正常孩子一样,活蹦乱跳,健健康康!”

“不过嘞,我有一个小小的条件,只要答应了,我就马上开始。”

周云凡的话看似轻飘飘的,叶灵竹听到后,就如同一块巨石投入湖里,激起层层波浪。

“好!只好医治好我的儿子,别说答应一个条件,哪怕是任何条件,就决下眨眼睛,答应!我叶灵竹说到做到。”

周云凡眼底闪过一狡黠的眼神,心想,妖女,这可是自己说的哦,自愿掉进坑里来,就别怪我收了。

“既然咱俩达成协议,还不快点给我泡杯茶来?真是不懂得侍候自家男人。”

周云凡满嘴花花,说话越来越离谱,叶灵竹听到,也只是朝他翻了一个白眼,乖巧地泡来一杯极品铁观音茶。

周云凡的神识触动左手中指上的“玄空剑戒”,从里面取出那盒“玄通灵针”。

叶灵竹讥笑道:“江湖郎中玩魔术,玩得蛮顺溜的嘛。”她对周云凡的态度,开始转变。

Tagged